<ins id='owa8h'></ins><dl id='owa8h'></dl>

    1. <tr id='owa8h'><strong id='owa8h'></strong><small id='owa8h'></small><button id='owa8h'></button><li id='owa8h'><noscript id='owa8h'><big id='owa8h'></big><dt id='owa8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wa8h'><table id='owa8h'><blockquote id='owa8h'><tbody id='owa8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wa8h'></u><kbd id='owa8h'><kbd id='owa8h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owa8h'></span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owa8h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owa8h'><strong id='owa8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owa8h'><em id='owa8h'></em><td id='owa8h'><div id='owa8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wa8h'><big id='owa8h'><big id='owa8h'></big><legend id='owa8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owa8h'><div id='owa8h'><ins id='owa8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owa8h'></i>

            凡俗的愛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我總是對他不滿意。認為他不夠愛我,而且,連句動聽的話都不會說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從來不說我愛你這三個字,即使愛得最熱烈的時候,他從來不叫我的名字,總是哎,我說——”我說就是我的名字瞭,下面就是他要說的事瞭。比如,他要一條毛褲穿;比如,他要一粒感冒藥,語言沒有任何感情溫度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曾暗暗發誓,下一輩子再找愛人,一定找個浪漫的多情的,一定找個叫我親愛的那種男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在那天早晨大呼小叫,說自己又掉瞭好多頭發,然後對著鏡子梳頭發,一邊梳一邊問,你說我是不是老瞭?我怎麼老掉頭發呢?你看,我的眼角還有瞭魚尾紋。你看,我的皮膚還不如以前細膩瞭?其實我想得到他否定的答案。這樣可以讓我不再這麼敏感這樣痛苦瞭。可他說:可不是嗎,你以為你是妖精千年不老啊!你的頭發是不如以前好瞭,搞對象的時候一大把,又黑又亮的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個該死的!我罵著,怒發沖冠地沖出來。然後說:瞧你那老樣吧,一個老男人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再不還嘴瞭,眼睛看著電視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幾天之後,他買瞭好多黑豆來,我說你這是幹什麼?他說你熬粥吃吧,同事李大姐說長頭發,越吃頭發越多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心頭一陣熱,什麼也沒有說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跟他商量去麗江旅遊的事,我說據說那是最小資最溫柔的一個浪漫寶地,我們去吧。他說那塊地方快被去爛瞭,有什麼去頭啊,咱倆得一萬塊錢,老傢來信瞭,說咱傢的老房子還要翻蓋呢。我聽瞭就氣,這個人太沒有情調瞭啊,我們一起旅遊的次數太少瞭,就是2000年的時候去瞭一次蘇州,還是跟他出差去的。他總是說旅遊是最沒有意思的事情,特別是跟著旅行社,簡直是一幫人去打狼,走走停停,吃飯上廁所拍照,沒什麼意義。這樣一說我也覺得索然,可是,他也太沒有情調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幾個月之後他說你準備準備吧,我說準備什麼啊。他說去麗江啊,有一個攝影隊,不是跟團,你又愛臭美,讓他們拍你去吧,我工作忙就不去瞭,全是我哥們,你放心吧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沖上去摟住他,他說,別,別,你剛吃瞭大蒜吧,我受不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最近胃總是不舒服,我天天嚷,總說,疼啊疼。他回過頭給我一句,死不瞭。我氣瘋瞭:你怎麼知道我死不瞭?他說:要是真疼早就去看瞭,疼,嚷嚷就不疼瞭嗎?奇怪。”“你才奇怪,我說你知道關心人嗎?我死瞭就讓你打光棍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可你死不瞭啊,我知道你死不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病不死也會讓他氣死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倒在床上委屈地哭。病瞭還盼望我死?有這樣的男人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