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op48x'></ins>
    1. <dl id='op48x'></dl>
    2. <tr id='op48x'><strong id='op48x'></strong><small id='op48x'></small><button id='op48x'></button><li id='op48x'><noscript id='op48x'><big id='op48x'></big><dt id='op48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p48x'><table id='op48x'><blockquote id='op48x'><tbody id='op48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p48x'></u><kbd id='op48x'><kbd id='op48x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op48x'></span>
      <i id='op48x'></i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op48x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op48x'><strong id='op48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op48x'><div id='op48x'><ins id='op48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p48x'><em id='op48x'></em><td id='op48x'><div id='op48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p48x'><big id='op48x'><big id='op48x'></big><legend id='op48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愛情的滋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  她初到紡織廠上班時,穿一件過時的棉佈裙,雖土氣卻也清新素雅。工資發瞭好幾回,她依舊是來時的幾件衣服。姐妹們拉她出去聚餐,她從來不去,獨自一人去食堂吃飯。大傢暗地裡都說她吝嗇,漸漸與她疏遠。她傢裡窮,父親治病欠下的藥費和弟弟的學費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她對誰也不說,穿梭來往於機器轟鳴的車間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食堂提供的免費飯菜,一年四季,來來回回就幾樣。大多數人都去外面的小餐館吃飯,來食堂吃飯的人少,菜做得就更不像樣。冬天,食堂的菜,隻有清炒蘿卜絲和白菜豆腐湯,少鹽無油,寡淡無味,讓人難以下咽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天,她正低頭吃飯。一個爽朗的男聲,打破瞭食堂的靜寂。我買瞭炸魚和雞腿,一起吃吧。她抬起頭,正遇上他滿含笑意的目光。他是廠裡的維修工,笑起來有淺淺的酒窩。不用瞭,我吃飽瞭。說完起身落荒而逃,她實在不願讓別人窺見她的貧窮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每次路過食堂,他都會看到她的身影,孤單落寞。時間長瞭,他的目光裡,竟漸漸多瞭一絲憐愛和疼惜。他特意買瞭菜,想讓她換換口味,卻不曾想她是一倔強的女子。望著她逃離的身影,他似乎明白瞭自己的唐突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不再去外面的餐館吃飯,而是天天到食堂打飯。彼此熟悉瞭。她問他,你怎麼也吃食堂的飯呢?他撒謊說,父親失業瞭,弟弟上大學,傢裡正缺錢。她輕聲說,我也一樣,不過,我相信總會好起來的。如水的雙眸溢滿瞭鼓勵,他的一顆心歡喜如小鹿亂撞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迷人女教師
              她偶爾說起愛吃傢裡醃的咸鴨蛋。一個月後,他遞給她一個咸鴨蛋,嘗嘗味道怎麼樣?我自己醃的。她驚訝地問:你會醃咸鴨蛋?他若無其事地說:跟我媽學的,小時候我也愛吃咸鴨蛋。她剝開蛋殼,白嫩的蛋青,咬一口是粉嫩流油的蛋黃,她對他贊不絕口,臉上的笑明媚生動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常常帶兩個咸鴨蛋去食堂,怕她拒絕,總是說,醃得太多瞭,一人吃一個,幫幫忙,要不然就壞瞭?她羞澀地點點頭,她是那般聰明,怎會不懂他細膩的心思呢!看她吃得津津有味,他心裡是花開般的幸福。清水煮白菜的日子裡,流著黃油的咸鴨蛋,溫暖瞭她的味蕾,暖香瞭一段清苦的日子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後來,他們結婚瞭,日子漸漸好起來,她卻依舊愛吃咸鴨蛋。婆婆來傢小住,廚房裡婆婆對著一壇咸鴨蛋問,這麼多咸鴨蛋,你醃的啊?她答,他醃的,不還是跟您學的嗎?婆婆疑惑地望著她說,以前傢裡養鴨子,常拿咸鴨蛋當菜吃,他都吃膩瞭,最討厭吃咸鴨蛋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呆住瞭。她想起那個冬天,他陪著她一起吃咸鴨蛋,總是等她吃完瞭,他才三兩口吞下去,她笑他吃鴨蛋怎麼能狼吞虎咽呢,他總說,這樣吃別有一種滋味。她也學他的樣子,一大口下去,卻是又咸又澀堵在喉嚨裡,被噎得臉色發紅,咳嗽不止。他笑著說,這滋味隻有我喜歡,你還是細嚼慢咽吧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而今,她終於知道,那滋味裡包含的是愛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臺灣作傢羅蘭曾說當你真愛一個人的時候,你是會忘記自己的苦樂得失,而隻是關心對方的苦樂得失的。因為愛,所以甘願。哪怕再咸澀難咽,都是內心的一抹清甜。